原耽换头文学爱好者。

© 语乱言胡
Powered by LOFTER

【枭羽】凯亚说他的上岸之旅好难(5)

  影帝x十八线糊咖的娱乐圈paro,ooc预警

  有一丝丝(几十个字)公钟公无差提及,未打tag,请自行避雷,谢谢配合

  

  


  

  凯亚的刘海被汗湿后粘在脸上,汗珠顺着他纤瘦的蜜色脸庞流至下巴,被汗湿的白色短袖贴在凯亚的小腹上,隐隐约约透出凯亚精瘦的腰肢。看得摄影后面的场助小哥哥不动声色咽了下口水。

  

  卧槽,怎么会有这么蛊人的男人,老子要被掰弯了。

  

  凯亚撩起短袖的下罢擦去脸上的汗水,一边喘气一边问芭芭拉:“刚才那遍怎么样?”

  

  “非常棒!表情也很到位!没有人看完能拒绝和你共度一夜!”芭芭拉发自内心地赞叹。凯亚悟性很强,不只是动作学得很快,舞台风格也把握得很好,性感魅惑浑然天成。

  

  凯亚看着只到他胸口的芭芭拉,确定这位元气偶像只是在单纯地夸奖他,而不是在拐弯抹角阴阳他。凯亚之前拍广告没少被导演副导演总监副总监以及他们的亲属问候,他拍的广告多少都沾点情涩意味,凯亚很敬业地凸现概念设计师的理念,落在别有用心的人眼中却是另一种意思。

  

  “某种意义上说这个舞就是要让人有这种感觉,对吧?”凯亚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芭芭拉是安柏特地向琴申请来的舞蹈外援,虽然她素日的风格与这支舞大相径庭,不过作为蒙德最受欢迎的偶像,她的认可十分有参考价值。

  

  “嗯,首先让舞伴有这种感觉。”芭芭拉耐心说明,“要是你的舞伴都没有迷上你的冲动,观众是绝对不可能迷上你的。”

  

  “不过这次例外,”芭芭拉示意凯亚把耳朵侧过来靠近她,“我听说你的舞伴是迪卢克?”

  

  凯亚点头,等迪卢克也学完他就要和迪卢克合练了。

  

  “有次晚会我上台演出,迪卢克刚好坐在第一排,表演的期间我清楚地看到他一直皱着眉头……”芭芭拉声音越说越小,似是回忆到了什么不愿回想的画面。

  

  “我不是要说迪卢克坏话,我只是想告诉你迪卢克好像对这类表演不感兴趣。”

  

  “我知道了。”凯亚明白了芭芭拉的意思,迪卢克可能会全程黑着一张脸和他跳舞。不过舞蹈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当好迪卢克的僚机,凯亚已经盘算出了好几套方案,就等最终合练了。

 

  

  迪卢克这边学得也很快,他的舞蹈外援聒噪且八卦,迪卢克为了早日摆脱这个至冬人问东问西,很迅速地学完了整套动作。

  

  “嗨,我叫达达利亚。是温迪让我来教你跳舞的。”达达利亚友好地伸出手,他听钟离提过几次迪卢克,正式见面还是第一次。

  

  “……”迪卢克面无表情地扫了昨天刚在电视剧上见过的至冬青年一眼,“我是迪卢克,我们可以开始了。”

  

  “这个舞有很多亲密动作,好在这不是拍摄电影也不是现场表演,不用真的摸上去。”达达利亚抓起迪卢克的手放在距离他腰间大约五厘米处,抬头示意迪卢克看向镜子。镜子里迪卢克的手像是紧紧贴在达达利亚的腰上。

  

  “这样就可以了,剩下的交给摄影和剪辑。效果和真的摸上去一样。”达达利亚又拉着迪卢克示范了几个他不必做到位的动作,除了不可避免的拥抱不能作假,其他所有的亲密动作都能通过借位不必真枪实干。

 

  达达利亚该教的不该教的都教完了,迪卢克一言不发地盯着地板,想一些不可言说的心事。

  

  “兄弟,你是不是担心那哥们自己贴上来。”达达利亚很理解迪卢克的担忧,换作是他也不想被除了钟离的男人乱摸。

  

  “不是。”迪卢克完全在想相反的事情,从小接受绅士教育的他当然不会主动去做出格的事,可是凯亚,凯亚那么小心翼翼地暗恋他,非常可能不好意思与他有肢体接触。看来到头还得他主动一些才行。

  

  迪卢克滤清了思绪,他可以适当的提供一些接触表达他并不反感凯亚碰他,鼓励凯亚大胆些,他一点都不反感凯亚的触碰,反而很期待,迪卢克很乐意见到主动大胆对他发起攻势的凯亚。

  

  “诶嘿,”温迪扒着门探进一个脑袋,“练得怎么样了?凯亚那边已经准备就绪了。”

  

  迪卢克难得没对温迪黑脸,点头说他也学好了。

  

  

  音乐响起时凯亚数着拍子做着动作,前几个动作都是单人动作,双人pa的第一个动作很暧昧,迪卢克握住凯亚的腰,鼻尖擦过凯亚的发丝。

  

  淡淡的薰衣草味涌入迪卢克的鼻尖,手心里的温度和触感告诉他这是真实的,迪卢克之前拍摄电影与人亲密时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情感,彼时他并不是迪卢克,他是黎明前夕的英雄,他是行侠仗义的夜枭,他的身份随剧本而不断改变。而此刻与凯亚共舞的他却是迪卢克,真实存在的迪卢克。

  

  下一个动作凯亚靠倒在迪卢克怀里,小声提醒迪卢克不用真的摸也可以。

  

  “我知道,借位假动作。”迪卢克哑然,凯亚还是太害羞了点,如此这样也好,不敢大胆表明心意又会暗自吃醋的凯亚他也很喜欢。

  

  凯亚不仅要跳舞还要偷看温迪的表情神色,好在温迪一直在笑,很有兴趣地看着他俩跳舞。还好还好,凯亚心里松了一口气,要是温迪看到他和迪卢克贴在一起吃味了可不好。

  

  随后几个动作迪卢克很绅士的与凯亚保持一定的距离,至于后期有多难剪辑,那不是他该操心的事。“腰上还是可以搭的,这样摄影可以从你后面拍。”凯亚的下巴搁在迪卢克的肩头小声说道,既然温迪不介意,他也不在意迪卢克多摸他几下,被影帝摸了等于贴金了。

  

  迪卢克随即搂住凯亚的窄腰,凯亚前后矛盾的话可爱得让他发笑,刚开始羞于他的触碰,挣扎一下后臣服于内心的欲望,果然还是想要喜欢的人靠近一些。

  

  迪卢克顾于人设面子他硬生生止住上扬的嘴角,他还不想太早捅破这层窗户纸,最后嘴角的弧度刚刚是个混杂着三分不屑五分不耐烦剩下二分漫不经心。

  

  “你的手好烫,我有点痒。”凯亚扭了扭腰,迪卢克突然贴上来的手让凯亚不太习惯。凯亚看着迪卢克似笑非笑的脸,想这人该不会在心里把他当作了温迪,但是眼睛是骗不了人的,时刻提醒迪卢克他此刻怀中的人不是他朝思暮想暗恋的人,于是才会露出如此不甘的复杂的笑容。

  

  音乐结束,温迪首先站起来拍手,表示跳的真不错,再练几次就可以正式拍摄了。“没想到迪卢克老爷也擅长跳舞啊,真不错。”温迪笑眯眯地看向迪卢克,迪卢克哼了一声转身懒得搭理温迪。

  

  这番场景在凯亚看来不仅带点醋味还带点酱油味,明显两人调料罐子都翻了一地。这时候就该他出场了,凯亚皱着脸对温迪说:“我好像把脚扭到了。”

  

  迪卢克一听立马担心道:“没事吧,要不要我叫医生过来。”说着掏出了手机预备拨号。

  

  凯亚一把挡下迪卢克的手,这影帝也太耐不住性子了为了和温迪二人世界这么着急送他走。他可以走,不过得留下人情再走。

  

  “不用不用,就是我今天可能练习不了,不如让温迪导演和你练一下?”凯亚坡着腿退到场边,把舞台留给迪卢克和温迪。

  

  迪卢克没有练舞的心思,只想赶紧带着凯亚去处理一下扭伤,刚才走路都坡着走了,指不定有多疼。正要开口拒绝的时候,温迪拉住迪卢克的手,说好啊好啊,我跳舞也不赖的。

  

  温迪拽着迪卢克的时候有个助理很有眼力见地开始播音乐,凯亚坐在一边兴致勃勃地冲迪卢克挥了挥手。迪卢克被迫跳了一会,几个动作后,迪卢克朝着温迪的脚踩了下去。

  

  坐在场边上的凯亚惊呆了,他清晰完整地看到了迪卢克踩向温迪的全过程。这舞又不是华尔兹交谊舞,几乎没有男女交换舞步,刚才那下十有八九是迪卢克故意踩的。

  

  凯亚无言抽搐着嘴角,他原先以为双向暗恋不就是一层窗户纸,可他万万没想到迪卢克竟然幼稚至此……为了勾起心上人的特别注意,居然故意踩人家脚。

  

  刚才拿下迪卢克确实是故意的,还用了点力。温迪当即疼出了泪花蹲下揉脚,音乐还在播着,迪卢克声音不大却很清晰:“抱歉,温迪。看样子今天是练不了,下次再练吧。”

  

  回程路上凯亚决定说点敞亮话教教迪卢克怎么追人,凯亚也是母胎单身至今,但他好歹懂正常恋爱怎么谈。再这样下去安柏精心给他设计的上岸路迟早要黄,没人能料到迪卢克是个恋爱白痴,小学三年级男生都不会像迪卢克那样别扭古怪地示爱。

  

  凯亚斟酌开口:“你觉不觉得,感情应该直接表达出来,而不是一直默默放在心里,这样对方永远不会知道的。”

  

  迪卢克觉得凯亚说得很有道理,他就是因为忍温迪忍了太久,才导致温迪敢在他头上上房揭瓦无法无天。他应该在最初就直截了当地采取措施。

  

  “通知下去,即日起禁止温迪踏入晨曦酒庄旗下任何一家酒馆。”迪卢克立马拨通了埃泽的电话,动作十分迅速,效率高到让凯亚根本没法阻止。

  

  凯亚愣愣地看着迪卢克用了不到二十秒干净利落地斩断了温迪的在蒙德三分之二的酒路。不,到也不必这么让对方知道,凯亚茫然地瘫坐在车上,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的上岸之路好难。迪卢克这块木头他拗不动。

  

  

  

  

  

  

  

评论 ( 39 )
热度 ( 629 )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