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换头文学爱好者。

© 语乱言胡
Powered by LOFTER

【枭羽】莱艮芬德与性爱自修室

  现代美高paro,我想象中的骑士团时期小太阳迪卢克x凯亚,并不是原作向,只是用了这时期的人设。ooc预警

  

  

  

  

  

  

  

  00

  

  

  午餐时间阿贝多罕见的主动坐在了凯亚对面。

  

  凯亚咬着酸奶的吸管望着阿贝多,他和阿贝多并不在一个班,虽然同为学生会同僚却不在一个部门。他们之间最大的联系是阿贝多的妹妹可莉。

  

  阿贝多八成是来找他当babysitter,凯亚把空掉的酸奶盒子捏扁,主动出击:“我这周六没空。”

  

  阿贝多尚在思考寻求凯亚的帮助是否靠谱,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并非非凯亚莫属。阿贝多思量或许有了凯亚的助力此事事半功倍,再者此事起因也有凯亚的二分撺掇,他也应该负起责任。

  

  “周日也不行,那天是我的家庭日。”凯亚并不讨厌照顾可莉,周日真的是他的家庭日,义父计划带他和迪卢克去酒庄的葡萄园参观并传授于他们一点酿酒技术。

  

  阿贝多皱眉开口:“我不是来找你约会的。”事已至此阿贝多决定非把凯亚拖下水不可。可莉上周放学后在化学实验室偷偷调制新的炸弹,一举成功轰掉了两个半教室。万幸的是可莉至少知道爆破试验时教室里不可以有人,除了一个化学实验室一个生物实验室和半个卫生间,还有走廊里的储物柜之外,此次危机没有任何伤亡。

  

  好在理事长温迪是个非常好糊弄的人,阿贝多成功地用十二瓶晨曦酒庄出品的顶级Burgundy打动了温迪。隔天校方官方通告上公布化学实验室的下水管年久失修,加上各种废弃试剂混合在一起引发的化学反应,砰得一声,万幸没有学生受伤,学校已经着手加强维护,总之没有半点提到罪魁祸首可莉的名字。

  

  不过十二瓶晨曦酒庄的勃艮第几乎让阿贝多倾家荡产。清晨阿贝多交完水电费后看着卡里两位数的余额,心里默默向着或许正在世界上某个角落与食人族斗智斗勇的爱丽丝女士送上祈祷与祝福。赚钱养可莉一事,阿贝多迫在眉睫且义不容辞。

 

  “我打算开个性心理咨询室,按时付费制。”阿贝多双手交叉抵在下颚处,一副谈生意的老道模样。


  “你不如办个恋爱占卜室,比起咨询显然占卜更有搞头,我是说更有市场。”凯亚其实更想建议阿贝多办个一日男友活动,约会按时付费,牵手另算,暴富就在眼前。

  

  “学校里已经有一间占星室了。而且是我朋友开的,不好抢她生意。”今早砂糖说莫娜已经干啃了两周大列巴,阿贝多估计要是他也开占卜类活动室,莫娜接下来只能靠学校里免费直饮水过日子了。

 

  “所以你想找我当你第一个顾客?”凯亚饶有兴趣地看向阿贝多,他不清楚阿贝多为什么会找上他,凯亚确实在两性心理方面有一些与众不同,不过凯亚很有把握这个学校没人知道他是个同性恋并且暗恋自己的义兄迪卢克·莱艮芬德。

  

  “非常抱歉,我对性的认知很完善,义父聘请的家庭教师从小就为我和迪卢克进行了非常完备的性教育。”托克里普斯老爷的福,凯亚从小就知道如何正确处理隐藏他对迪卢克的小心思。甚至在迪卢克还没认识到两性的区别时,凯亚已经懂得他对迪卢克的感情会对周围人,对自己,对迪卢克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不,不是。”阿贝多并不想为凯亚做性心理咨询,他不是一个爱聊天的人,咨询室只是迫于生活不得已而为之。况且在阿贝多眼里凯亚对性心理方面称得上是游刃有余,一边不着痕迹地拒绝每一个向他示爱的同学(男的女的对半分)一边伪装直男与暗恋对象迪卢克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我想找你帮我揽客。”除了凯亚经常鼓励可莉勇于试验以外这个原因外,凯亚的好人缘与高人气也是阿贝多选择他的理由。毕竟能够委婉的拒绝所有人还能持有「蒙德高中最值得交往的男生」称号,对凯亚·亚尔伯里奇有性幻想的人应该不在少数。

  

  “你什么时候辅修了心理咨询?还是性心理咨询,学校可没有这门课。”凯亚表示很好奇,他记得阿贝多主修是理科,和人文社科一点边都沾不上。

  

  “这点不用担心,我做了万全的准备。”阿贝多并不想给凯亚展示他书包里沉得要死的《心理健康教育学》、《关于两性——我们应该了解什么》、《心理咨询师二级资格证指南》。

  

  “重要的是保密性。我们的买点是咨询人员的隐私绝不会被透露,你不会说,我不会说,可莉……可莉不会知道。”阿贝多语气平稳,他在如何保证客户隐私这件事上做了十足的准备,百分百确保没有人能窃听到咨询内容。

  

  这听上去相当完美,凯亚也只需要在课间闲聊时随便提上几句,阿贝多就能收获他想要的流量与宣传。

  

  “二八分。”阿贝多抛出了分红数字,他没想让凯亚白帮忙。

  

  墙上挂钟的时针转向阿拉伯数字2,下午课铃声照常响起。凯亚端起餐盘,对着阿贝多歪了歪头:“三七。你的自修室会是学校下周的流行风向标。”

  

  “成交。”

  

  

    01

  

  

  如阿贝多所愿也如凯亚所说,咨询室从第二周开始爆满,阿贝多把砂糖放在自修室的五瓶橙汁都喝完了,后面还排着三位咨询者等待他答疑解惑。

  

  阿贝多清了清冒烟的嗓子,向最后一位迈进自修室的咨询者打招呼:“你好,我将会是你最忠实的听众,请不要有所顾虑,说出你的故事吧。”

  

  最后的咨询者有一头火红的长发,眼珠好像锐利的鸽子血,笔直的学院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双腿,大腿处还系有由金属环相接的皮革套子。

  

  迪卢克·莱艮芬德,蒙德高中著名的贵公子。如同他在学校的外号,迪卢克本人如同贵族时代的骑士,热情、自律、乐于助人,整个蒙德高中没有人不喜欢迪卢克。

  

  迪卢克从容而优雅地坐下,阿贝多看得出迪卢克很紧张,他把双手紧握成拳头放在他的大腿上——他的教养正在克制他抓皱大腿上的裤子。

  

  “阿贝多?”迪卢克皱眉开口,他没想到这个人气异常火爆的咨询师居然是醉心于化学炼金研究的阿贝多。

  

  “没错,是我。”阿贝多的咽喉因为过度使用变得很难受,他一句话都不想说,现在全本着干一行爱一行的精神硬撑着,况且迪卢克是位不可多得的大客户。如果顺利解决了迪卢克的烦恼,对自修室未来的发展非常有帮助。

  

  迪卢克看着阿贝多纠结了一会,最终起身道:“抱歉,我说不出口。浪费您的时间了,我会按一小时付费的。”

  

  阿贝多虽然对下班求之不得,但为了自修室未来的可持续性发展,他决定还是挽留一下这位大客户:

  

  “要不你还是考虑一下?我给出的意见还算是专业。很多人都很满意。”

  

  “我没有任何怀疑你的意思。”迪卢克很正经地向阿贝多解释,“我相信你的咨询和你的论文一样出众,是我的问题,我没办法说出口。”

  

  阿贝多了然,这是很多青少年的通病,对于性他们还是难以启齿,尤其是迪卢克这种旧派绅士,那个词仿佛烫他们嘴。“如果你对我说不出口,可以找凯亚聊聊,面对陌生人说不出口的问题或许能向亲近的人倾诉,反之亦然。”

  

  迪卢克冲阿贝多友好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开了自修室。

  

  要是能直接向凯亚倾诉,迪卢克就不会去阿贝多的自修室,他足足排了三个小时。等到进门时发现咨询室居然是阿贝多,可莉的哥哥阿贝多。

  

  迪卢克平时与阿贝多并无交集,只是偶尔会领到看护可莉的任务(这是每个西风学生会成员共同的职责),其中可莉最喜欢的看护人是凯亚。

  

  迪卢克的性烦恼根源——凯亚。

  

  他实在无法面对阿贝多说出他的困扰,他梦中的情/爱对象,是自己朝夕相处的义弟。迪卢克做这种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初次遗精的那夜,甚至更远,他经常梦到凯亚,只不过从那晚开始的梦中的凯亚变了。

  

  他的义弟的双臂会柔软地环着他的脖颈,在小时候他们经常抱在一起,凯亚的手臂纤细而温热,迪卢克还记得七岁凯亚搂着他的腰在午后的草地上午睡的触感。这一切被迪卢克复刻在了他的梦里。

  

  凯亚会抱着他,坐在他的腿上,或者引着他躺在床上。随后便是亲吻,这部分完全是想象,凯亚的嘴唇有些干燥,那些吻落到皮肤上的感觉有些痒。接着凯亚便进入正题了,迪卢克无论什么时候回想那些场景都会红脸。他最好的兄弟,有时趴在他的腿间,有时骑在他的身上,对着他吐出殷红色的舌尖。

  

  这不正常,迪卢克想。或许他需要一些心理辅导,于是他走进了阿贝多的自修室。

  

  如果有一天凯亚知道了他做得这些梦,凯亚会怎么办,迪卢克不敢想。

  

  并非迪卢克不信任阿贝多,而是对于失去凯亚这件事情,迪卢克无法承受哪怕万分之一的风险。

  


  02

  

  

  隔天阿贝多和凯亚躲在图书馆社会科书架后面分红,凯亚数着阿贝多给他的那份,已经赶上克里普斯给他的零花钱的二分之一了。

  

  凯亚笑眯眯地把钱揣进裤兜,谁不爱钞票呢,还是几乎等于不劳而获的钞票。凯亚压低声音:“看起来你的自修室很顺利。”

  

  阿贝多收起记账本,自修室占去了他相当一部分课外时间,这意味着他没多少时间写生或者研究。阿贝多并不想把宝贵的时间用来和凯亚闲聊,“还不错,有很有名的学生来。”


  凯亚也并不好奇,他随口一问:“是吗,都有谁?琴吗?还是校园偶像芭芭拉?”

  

  “迪卢克。”阿贝多转身的一刻,凯亚伸手将阿贝多拽回了书架之间。

  

  “什么?”凯亚把阿贝多抵在自己和书架之间的空隙里,他紧紧抓住阿贝多的手腕,不敢置信道:“你说谁去了?”

  

  阿贝多用尽全部力气也没将手腕拽出来,只能任由凯亚把他压在书架上,阿贝多认命地叹了口气提醒凯亚:“你小声点,这里是图书馆。”

  

  凯亚闭上嘴,但手中的力道一点都减,看来没问清楚他誓不罢休,阿贝多耸了下肩:“没错,你如假包换的义兄,迪卢克·莱艮芬德。”

  

  “那……”凯亚正在飞速思考了一下打听别人隐私是不是不好,还没等他得出结论阿贝多就交代了全部:

  

  “他什么都没说就又走了,我建议迪卢克向你倾诉。”阿贝多说完后蹙眉看着凯亚,“现在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我很抱歉我刚才对你做的一切,阿贝多。”凯亚松开手,后知后觉自己的反应过激了,努力向阿贝多解释,“我只是八卦一下。对义兄八卦一下。”凯亚生怕自己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又多加一句:“你别想多,真的只是八卦一下。”

  

  阿贝多走后,凯亚在书架后面冷静了两个钟头,直到图书馆管理员过了闭馆时间将他撵出去。

  

  这没什么大不了,迪卢克只不过对性产生了点疑问而已。没准他只是去检查阿贝多的自修室是否正规,迪卢克富有很强的正义感,去检查一个在学校中新兴的自修室是否存在坑蒙拐骗现象是他一贯的风格。

  

  好吧,凯亚垂头丧气地走到家门口,他妥协了,他放弃欺骗自己。他的暗恋对象对性产生了疑问,合理推测迪卢克背地交了女朋友或者男朋友而且就要到那一步了,总之他失恋了。

  

  凯亚开始想在迪卢克公布他女朋友是谁那一天,他该摆出什么样的笑容,他能摆出什么样的笑容。他应该去捶迪卢克的胸口,埋怨迪卢克不够意思,交了女朋友这么大的事怎么还瞒着最亲的弟弟。

  

  凯亚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家,发现客厅里迪卢克坐在沙发里睡着了,沙发前的茶几上放着迪卢克的手机。

  

  凯亚回到卧室为迪卢克拿了一张毯子,他轻手轻脚地替迪卢克盖上,社团和学生会总结会议准备撞到一起了,让迪卢克忙得不可开交,回到家便睡着了。

  

  迪卢克睡得非常安稳,他呼吸声很浅,脑袋也不点,像一尊石像一样一动不动。凯亚盯着迪卢克纤长的睫毛,不自觉地开始数数,升上七年级后他们便没在一起睡过了,凯亚记得他之前与迪卢克一起午睡时他会靠进迪卢克的怀里搂着他的腰,迪卢克也会回抱住他的脊背。

  

  别人睡不着的时候数羊,凯亚睡不着的时候数迪卢克的睫毛。他总是撑不到数完一半就靠着迪卢克睡去了。

  

  迪卢克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凯亚眼疾手快地拿起摁掉。迪卢克丝毫没被影响到,依旧睡得很熟。

  

  凯亚拿着迪卢克的手机,看着锁屏上弹出一条未读短信。这或许就是迪卢克对象发过来的?凯亚手指摩挲上手机屏幕,眼神焦灼到可以把手机烧个洞。

  

  就当是为自己死去的暗恋做个了解,凯亚幽怨地滑开手机,抱着死也要死个明白的想法。

  

  手机提示需要解锁,迪卢克的睡姿是环臂而眠,用指纹解锁有可能将迪卢克弄醒。凯亚记得迪卢克第一个密码是父亲的生日。

  

  不对。

  

  迪卢克自己的生日。

  

  不对。

  

  迪卢克以第一名入学蒙德高中的那一天。

  

  不对。

  

  养父的生日+迪卢克的生日。

  

  不对。

  

  机会只剩下一次了,再输错一次,就必须要用指纹解锁了,而且还会让迪卢克发现有人动过他手机。

  

  随便了,可能密码是迪卢克对象的生日,凯亚自暴自弃地输入1130。他就不应该一时鬼迷心窍开迪卢克手机,这下他还得想等迪卢克醒来要怎么糊弄过去。

  

  凯亚正要把迪卢克手机放回去的时候,无意间扫了一眼屏幕,映入眼帘的不再是锁屏,而是手机主菜单界面。

  

     巴巴托斯的空酒瓶啊,迪卢克手机密码是我的生日。凯亚看向沉于梦乡中的迪卢克,拿着手机呆住了。

  

  

  

  

评论 ( 32 )
热度 ( 1924 )
  1. 共10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