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换头文学爱好者。

© 语乱言胡
Powered by LOFTER

【枭羽】论亲手拆了自己cp是什么感觉

  上岸的边角料脑洞大纲,不过和上岸完全无关,是一篇全新的短篇

  虽然还是娱乐圈paro,但和上岸的设定完全不一样,ooc预警

  

  这篇的脑洞:如果凯亚真的是迪卢克x温迪的cp粉

  

  



  

  凯亚的手颤抖着拿过安柏递给他的合同,他浑身上下抖得像半个癫痫患者,眼中还透着一股绝望。仿佛安柏给他的不是一份综艺合同,而是病危通知书。

  

  “真的是温迪导演亲自安排我和迪卢克组cp吗?”凯亚艰难开口,语气哀凉。

  

  “是的吧,这种安排一般都是总导演拍板。”安柏扶了一把凯亚让他站稳,和闹翻的义兄炒cp对当事人来说确实难以接受,“不过也有可能是你哥主动提出的。”

  

  安柏笑眯眯地拍了拍凯亚怂下去的肩膀,她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很好的缓和凯亚和迪卢克关系的机会。“安啦,合同都拟下来了,节目组肯定和迪卢克沟通过。”

  

  凯亚是莱艮芬德家的养子是整个西风影视众所周知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之下还有个只有几个人知道的秘密,表面已经与莱艮芬毫无任何关系的凯亚,实际上还是克里普斯老爷挂在心尖上的宝贝小儿子。

  

  凯亚很难面对安柏充满鼓励的面容,他难以启齿他并不是因为和迪卢克关系僵才如此痛苦,而是因为他是迪卢克的cp粉。好巧不巧他刚好是个酒诗党。

  

  迪卢克正值事业颜值双巅峰,上个月刚凭借电影《黎明的暗面》斩获提瓦特影帝奖杯,事业粉女友粉多如地上的蚂蚁。凯亚一直很关注自己的义兄,电影综艺访谈一个不落的追,不过凯亚既不是迪卢克的事业粉更不是迪卢克的女友粉。

  

  他是粉丝鄙视链的最底端——cp粉。

  

  迪卢克cp粉里还有鄙视链,最顶端的是坚信自家正主已经隐婚的迪琴,第二环是强强联手的迪钟。凯亚嗑的酒诗在迪卢克的cp圈里不冷也不火,不冷表示他不是一人圈,酒诗cp还有超话呢。不火指的两人真没什么互动,上次同框发糖还是去年夏天的微博之夜。

  

  凯亚刚还在酒诗cp超话里很快乐的当舅舅党发爆料庆祝cp快要同框了。迪卢克要上温迪的综艺了,而且还是个恋爱综艺!凯亚已经在脑子里快进到通过这次综艺酒诗cp发家了,不求圈内美帝的地位,只求来几个太太做点粮食,b站那几个剪辑和超话的几篇图文他已经翻来覆去看得倒背如流。

  

  一切美好的幻想止步于安柏递给他合同让他和迪卢克组cp。

  

  怎么会这样,上天为何待我如此刻薄,不仅要拆我cp,还要让我动手亲自拆cp。凯亚强忍着泪意将嘴角咧出弧度向安柏道别,安柏只当他是感动加激动到无以言表,欣慰地离开了。

  

  

  

  

  迪卢克收到了安柏发给他的消息,凯亚已经签了合同。很好,迪卢克心情不错,给安柏发了一万摩拉的红包。

  

  莱艮芬德家的养子离家出走这件事圈内统一知而不言,凯亚不声不响搬离酒庄大宅,不再出席酒庄的宴会,而莱艮芬德对此并无任何表示。从此没人敢在克里普斯和迪卢克面前提起凯亚,只当这人从没存过。

  

  外人不知的内情是,凯亚离家出走的源头不过是一场寻常的兄弟吵架。某天晚上凯亚说自己想做偶像,克里普斯立马点头,没问题,家里马上给你安排出道。

  

  凯亚摇摇头,他不想站在家族的肩膀上做爱豆,他打算隐姓埋名去参加提瓦特有你。凯亚掏出一张节目宣传单递给养父,说他要和义兄一样靠自己出道。

  

  “就凭你?”迪卢克正巧从楼上下来,看到凯亚正兴致勃勃地向克里普斯诉说自己的宏图伟愿。迪卢克不是不信任凯亚的能力,他太清楚这种节目水有多深,毫无背景的人去了被当成背景板毫无存在都算好下场,就怕有人心思不纯作妖陷害凯亚。

  

  互联网信息时代,随随便便一段断章取义的录影传出便是一生的污点,迪卢克可不想让凯亚也遭受这样的经历。

  

  “我知道我的能力还不够,不过我会努力的。”凯亚一直以义兄为榜样,迪卢克的背影就是他的指针,他对娱乐圈的向往完全来自于想要和哥哥站在一起。从小到大他们都是一起的,以后也不会改变。

  

  “我不同意。”迪卢克没有被凯亚的语言打动,凯亚可以当偶像,但他不能放任自己的宝贝弟弟独自去泥潭摸爬滚打。

  

  克里普斯表示赞同迪卢克,他也不想让凯亚去感受人间疾苦。凯亚想当个偶像就快快乐乐地去当,没必要体验娱乐圈真实生活。

  

  “不是啊宝,”克里普斯揽过凯亚的肩膀,他对凯亚一向溺爱惯了,“你哥不是不同意你做偶像,就是想帮帮你,让你顺利点。”

  

  “你以为没有家族的助力你能出道?”迪卢克这会跟吃了枪药一样,每句话都带着火药味。迪卢克最终成功地激将了,虽然他本意并非如此。凯亚撂下狠话,不独自闯出一番事业他绝不回家。

  

  每每克里普斯想起自己赌气在外不回家的小儿子,总要逮着亲儿子迪卢克阴阳怪气一番,怎么会有二十多岁还不会说话的人,怎么会呢?你说是不是,迪卢克?

  

  迪卢克也很难受,他对凯亚的感情比克里普斯以为的深得多,他不止把凯亚当做弟弟去爱。他对于凯亚的过度呵护带着一种不讲理,迪卢克不擅长用言语表达爱意,他倾向于用实际行动爱护凯亚。

  

  凯亚的行程克里普斯和迪卢克了如指掌,他们不敢在明面上给凯亚任何帮助,生怕小祖宗一个不乐意直接跑去国外打拼。

  

  而凯亚似乎还在气头上,除了给克里普斯报平安之外不再和莱艮芬德有任何联系。迪卢克的电话消息通通石沉大海,迫不得已他只能从工作上强行接触凯亚了。

  

  迪卢克打了一肚子草稿,打算和凯亚好好聊聊他的想法。偶像事业什么的随他去,只不过凯亚必须回家接受莱艮芬德的庇护。这是迪卢克最后的底线,他无法容忍凯亚受到外界的任何委屈。

  

  

  

  凯亚躺在床上睡不着,他其实早就不赌气了。不接迪卢克电话只是想和正主保持一点距离,不然很影响他嗑cp的体验。

  

  嗑到酒诗纯粹是因为高端又智障的大数据推荐推给凯亚了一个酒诗误解向视频剪辑,可凯亚觉得他刷到这视频是冥冥之中的缘分。他和他cp的缘分。

  

  视频中温迪微醺的脸望着迪卢克,迪卢克一脸无奈的笑了。这是两个出处八竿子打不着一起的视频混剪在一起的。凯亚看过迪卢克那段的原片,原片中迪卢克先是看上去无奈地勾起了嘴角,接下来一秒他踹爆了对方的头。

  

  可凯亚就是觉得那视频剪的非常有才,他都不知道原来迪卢克那抹硬扯起来的嘴角可以看起来那么宠溺。现在粉丝真是厉害,他嗑到了。

  

  自从get那个视频的点后凯亚再看迪卢克和温迪同框仿佛自带滤镜,他非常清楚迪卢克甚至有点烦那个老来家里酒馆蹭酒喝的导演,但他就是忍不住幻想迪卢克和温迪在一起的画面。

  

  凯亚深谙cp是cp,正主是正主,迪卢克和温迪绝无可能,但他就是嗑到了。为了自己能快乐地嗑cp,凯亚决定在他对酒诗cp下头前跟迪卢克保持距离。

  

  没想到他费心费力躲过了正主拆cp,栽到了自己手上。凯亚难过得一夜无眠。

  

  

  

  凯亚顶两巨大的黑眼圈出现在了发布会上,把安柏吓了一跳,“你昨晚干嘛了?不会是因为今天要见迪卢克太紧张了睡不着吧?”

  

  睡不着的原因的确有一小半是要见迪卢克,凯亚不好意思说主要因为他痛苦于他亲手拆了cp,难过得在床上打滚看了一晚上酒诗视频。打了个哈哈应付安柏。

  

  迪卢克看到凯亚十层遮暇都遮不住的黑眼圈,心里一惊,虽然演员与偶像隔行了但没隔山,他略有耳闻偶像竞争的残酷与内卷。迪卢克心头一阵酸涩,和他预料得一样,独自在外闯荡的凯亚哪能不受苦。

  

  凯亚疲倦地应付着记者,精神和身体的双重压迫让他快要昏过去了,那记者还老问他喜欢迪卢克哪一点,他现在喜欢迪卢克离他的生活远一点,不要打扰他嗑cp。

  

  迪卢克一言不发地抢过话筒拉走凯亚,他瞅着凯亚站都快站不稳了。迪卢克把凯亚摁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凯亚眼睛半眯着,头一点一点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栽倒在地上。迪卢克见状扶着凯亚靠在他身上。

  

  “离开家你连觉都睡不好了吗?”迪卢克的关心还是一如既往的带有火药味。

  

  凯亚无暇顾及,他实在太困了,他倒在迪卢克怀里小声打起了呼。

  

  迪卢克没在说话,兀自抓了凯亚的手腕捏了捏,心情沉痛。

  

  孩子离家两个月掉了不少肉,当哥哥的心疼。

  

  

  

  

  

  

评论 ( 22 )
热度 ( 1944 )
  1. 共9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