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换头文学爱好者。

© 语乱言胡
Powered by LOFTER

【枭羽】迪卢克金主想要升职

  和前男友分手后被封杀了的后续,前文点击主页观看

  总裁x爱豆的现paro,ooc预警

  

  

  

  

  

  龙脊大厦顶楼的雪山之家,蒙德富人圈内最有名的餐厅。这个餐厅完全实行会员预约制,菜单上都没有标价。凯亚落座后随手瞎指了几样菜,服务生熟练地为凯亚端上一杯午后之死。

  

  一杯午后之死喝完,凯亚翻出手机打开和迪卢克的聊天框,思考要不要催一下迪卢克。

  

  慈善晚会后凯亚和迪卢克重新确定了关系,如迪卢克所愿,他现在是凯亚的金主。

  

  凯亚觉得自己稳赚不亏,迪卢克允诺晨曦财团旗下的剧和广告随他挑,况且迪卢克总裁那么忙都不一定有空睡/他。怎么想都是他赚翻了。

  

  然而凯亚没想到,迪卢克居然不忙了。每天一通电话三天一次视频,每个周末都会陪他吃晚饭。陪是真的陪,凯亚在剧组吃盒饭迪卢克就陪他吃盒饭,凯亚没空吃饭迪卢克就陪他饿着看他工作。

  

  凯亚有空了迪卢克就换着花样给他喂好吃的,有时候是亲手下厨做得堆高高,有时候带他出入各种顶级餐厅。凯亚最钟意龙脊大厦顶楼的雪山之家,这里不仅不会被狗仔拍到,而且食客和服务生非常有眼力见不会八卦,更主要的是这里的午后之死堪称一绝。如果说现在有什么阻止凯亚和迪卢克断绝关系,那就是要是没了迪卢克,凯亚再也进不来雪山之家喝午后之死了。

  

  迪卢克对雪山之家有点阴影,一年多前凯亚就是在这把甩了并痛斥他渣男。不过凯亚既然喜欢这里,他也能不在意。

  

  十分钟前迪卢克给他发消息,说工作上突然有紧急状况会耽误一会还附加一张亲亲求原谅的表情包。凯亚没回复迪卢克,转头给安柏发消息。

  

  再给我一杯午后之死:我觉得我恋爱了

  

  兔兔伯爵是最可爱的:?你要抛弃你的金主迪卢克了

  

  再给我一杯午后之死:不是,我想上位

  

  兔兔伯爵是最可爱的:草

  

  兔兔伯爵是最可爱的:那你答应我,别再甩他了,至少别当众甩他。

  

  兔兔伯爵是最可爱的:要分手的时候一定给我说!让我出面和资本家斗智斗勇!

  

  凯亚放下手机,他觉得和安柏聊得怪晦气的。他都不确定他能不能上位,安柏已经在未雨绸缪他们分手了。原来被凯亚深深葬在心里的喜欢在迪卢克锲而不舍的出现下重新开花结果,可是迪卢克愿意摘下嘟嘟莲吗?

  

  凯亚清楚其实迪卢克不会封杀他,他的解约多数来源于品牌的自我危机感。一年多前的凯亚以为自己一定能让迪卢克喜欢他,可他没想到迪卢克连一分钟都不肯分给他。好不容易用一周年纪念日这个幌子一起吃个饭,迪卢克一直在发消息统筹工作,一个眼神都没凯亚。

  

  凯亚被迫认清了现实,迪卢克根本不可能喜欢他。上/床就只是一次单纯的意外。现在迪卢克转过头表示要包养他,他就着台阶立马就下了。凯亚摸摸自己的软骨头,他不会拒绝待在迪卢克身边的机会。

  

  十五分钟后迪卢克快步赶来,他的刘海有些飞起来了,胡乱贴在额头上。凯亚伸手帮迪卢克把刘海捋顺,迪卢克像只大猫咪乖乖地低下脑袋。

  

  “怎么这么急啊?”迪卢克的头发很蓬松,真的很像猫咪,凯亚忍不住偷偷撸了两下。

  

  “你没回我消息,我以为你走了。”迪卢克小心翼翼,刚才一个大订单出了些问题,核验必须最后由他亲笔签名。迪卢克知道凯亚重回事业上升期非常忙,好不容易空出一天晚上约会,他真的不想迟到。

  

  “我不敢的,老板。”凯亚完全不在意迪卢克的迟到,他对自己的身份很有自知之明,小偶像哪有胆子放金主鸽子。

  

  迪卢克被噎住了,他不喜欢凯亚像他手底下的员工一样说话,他不喜欢凯亚过于拘谨和讨好他。迪卢克有时候希望凯亚能生一下气不理他,他学习了很多也拟了很多如何哄生气中的恋人的方法。重新回到他身边的凯亚乖巧得像个人偶,从不吃醋,从不闹脾气。

  

  不过今天迪卢克有另一个方案。

  

  他从璃月专门定制的石珀戒指终于到了,璃月的石珀坚不可摧,十几吨重量也压不碎它无论在什么凶险恶劣的环境它都仍然崭新如初。迪卢克觉得这比钻石更能体现他对凯亚的爱意。

  

  迪卢克提前给副总琴和副总助理丽莎通气他可能马上要休婚假。婚礼和发布会他都已经让人做好完全准备,只要凯亚回答“Yes,I do.”一切都可以随时举办。

  

  迪卢克掏出戒指,神色认真的看着凯亚:

  

  “我们结婚吧。”

  

  惊吓来得太过突然,一口气连升两级的机会摆在凯亚面前。每个被包养的小蜜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明媒正娶的老婆。凯亚刚动心思想上位成男朋友,迪卢克立马大手一挥,给你当老公要不要?

  

  凯亚可不是傻白甜,他蓝宝石般的眼睛闪烁如星,他义正言辞:“不。”

  

  好在这次凯亚声音不大,迪卢克第二次失恋没有被公之于众。

  

  “我是哪里不够好?”迪卢克虚心求教,他觉得还能救一下。

 

  “结了婚就不能当偶像了。”凯亚神色淡定地直视迪卢克。

  

  “……”迪卢克第一次听说这条规定,他总不能强迫凯亚转行。

  

  “那——”那我能做回你男朋友吗。迪卢克决定以退为进,循序渐进。

 

  “晚上去你那。”凯亚贴心地打断迪卢克的话,让他不会因为求婚失败太尴尬。虽然拒绝了迪卢克的求婚,凯亚可不想和迪卢克分道扬镳。

  

  “好。”凯亚冲迪卢克眨眨眼,迪卢克把话咽了回去。

  

  

  

  

  

  “所以说,你又被甩了。”丽莎在努力忍住不笑,迪卢克被同一个人在同一个地方甩了两次,闻所闻未。

  

  “他说他签了恋爱禁止条例,不能随意毁约。”迪卢克觉得是他求婚地点没选对,他在龙脊大厦失恋两次,他天生和龙脊大厦犯冲。

  

  “凯亚没有甩我,他只是拒绝了我的求婚。”迪卢克订正丽莎的用词,顺便思考了一下把龙脊大厦扬了的可能性。

  

  “不考虑问问我?”丽莎兴致勃勃,她有一堆点子。

  

  “不了,你去准备收购一下龙脊大厦。”迪卢克觉得天很凉,这个大厦该消失了。

  

  “有这功夫你不如把凯亚的东家收购了。”丽莎提议,“这样他能不能做他的偶像你有一半决定权。”

  

  “都收购了。”迪卢克的手机响了,凯亚给他发消息说提前收工了。

  

  “就这样,相关事宜你和琴商议,希望一周后的蒙德没有龙脊大厦这栋楼。”迪卢克穿好外套,准备去接凯亚下班,“婚礼事宜依旧让他们随时待机。”

  

  “收到。”

  

  

  

  “迪卢克向你求婚了!”安柏的声音有八十分贝,凯亚感觉玻璃都要被震碎了。

  

  凯亚捂住安柏的嘴,示意她小声点,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封杀了。

  

  “你没答应?你不是喜欢他的吗?”安柏左顾右盼,后怕刚才的大声爆料引来狗仔。

  

  “你不觉得有诈吗?那可是迪卢克莱艮芬德!”凯亚压低声音。

  

  “我不觉得诶,我觉得迪卢克挺喜欢你的。”安柏原先也以为迪卢克是个睡/了凯亚一晚的渣男。凯亚第一次和迪卢克谈恋爱的时候给安柏报备了,都谈半年了安柏一次也没见过迪卢克,要不是凯亚给她看迪卢克的转账,她都要以为凯亚被骗子糊弄了。

  

  转身变成金主迪卢克非常负责,全蒙德影视资源随意让凯亚挑,安柏也摇身一变升级成金牌经纪人。金主不仅出钱,还出力,凯亚在蒙德工作的时候一定接凯亚下班,凯亚在外地的时候一定打视频。经常联系安柏了解凯亚的饮食生活起居。迪卢克每个月单另给发安柏奖金,写得很清楚是谢谢她照顾凯亚的。

  

  奖金的事情不能对凯亚说,安柏在心里默默为迪卢克老爷加油。

  

  “所以迪卢克应该是打算让我先爱上他,然后再狠狠甩了我,报复我当众甩他。”凯亚振振有词,他觉得自己真是名侦探,发现了表象下的真相。

  

  “你背着我偷偷看什么小说了。”安柏嘴角抽搐。

  

  “你不觉得这很合理?”凯亚难以置信安柏居然不相信他的推理,他们可是一起经历过封杀毒打的伙伴。

  

  “迪卢克真的挺喜欢你的。”安柏试图帮迪卢克找回点场子。

  

  凯亚怀疑迪卢克瞒着他偷偷收买了安柏,“那你还毒奶我们分手!”

  

  “我怕你气上心头不经思考直接分手,我出面好给你谈和。”安柏这句话是真心的。迪卢克虽然真情实意,但行事过于不近人情,凯亚又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搞不好都能做出带球跑的举动。

  

  迪卢克通常都是亲自开车接凯亚,安柏眼尖看见了迪卢克的车正停在不远处,推了一把凯亚,“你未来老公接你来了。”

  

  “谢谢你的祝福,等我成为晨曦财团幕后的男人,不会忘记我们俩患难与共的情谊。”凯亚戴上墨镜,向迪卢克走去。

  

  

  

   凯亚坐在副驾驶上看着迪卢克认真开车的侧脸,有些事情有因果承接,有些事情则是毫无道理。好比他喜欢迪卢克,迪卢克既没救他于水火之中,甚至可以说是他事业不幸的源头。可他就是喜欢迪卢克。

  

  或许这就是与生俱来的,凯亚想,他没办法不喜欢迪卢克。

  

  “迪卢克,”凯亚严谨地斟酌用词“你对于全球变暖怎么看?”

  

  迪卢克思考了一会“这是发展的必然。不过应该加以引导和干预。身为蒙德的企业家,我会大力推进环保事业,让可持续发展成功实现。”

  

  “哦。”凯亚好像听懂了又好像没听懂,他想了一会又说:“那你对于经济全球化危机有什么见解?”

  

  迪卢克换挡倒车,车库里光线很暗,凯亚明亮的眼睛眨得迪卢克心跳加快。“消费形式的多样化刺激了人们的消费,提前消费越来越普遍化,我们一直在避免产生泡沫危机。”迪卢克把车熄灭,转头看向凯亚:

  

  “或许我书架上的书会更详细解答你的疑问。”

  

  凯亚舔了舔嘴唇,他觉得再等迪卢克主动出击一次可能性不大了。他解开安全带倾身攀上迪卢克,他的嘴唇湿湿的,吐出来的话语也是湿漉漉的。

  

  “那你觉得我们公开复合会对晨曦财团造成什么影响?”

  

  

  

  

  

评论 ( 38 )
热度 ( 2737 )
  1. 共15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