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换头文学爱好者。

© 语乱言胡
Powered by LOFTER

【枭羽】凯亚说他的上岸之旅好难(4)

  影帝x十八线糊咖的娱乐圈paro,ooc预警

  

  有微妙的公钟公无差提及,注意避雷

  

  

  

  


  

  “真的不行。”安柏的头摇得像个小拨浪鼓。

  

  “你真的不能再吃了。”

  

  和迪卢克同居三天,凯亚的脸颊已经有点圆了,倒不是吃胖了,而是经过三天不断地咀嚼咬肌凸出来了。

  

  凯亚咬紧牙关摸摸自己的双颊,凸出来的硬块在彰显他这几天吃了多少迪卢克的好东西。

  

  迪卢克的管家送饭如流水,早餐中餐晚餐下午茶夜宵还有水果,一天来七八趟也不嫌烦。关键迪卢克每次都很热情得木着一张脸招呼他吃东西,凯亚从不好意思拒绝变成了不敢拒绝,迪卢克的生硬行为举止和他毫无表情的脸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吃的强塞到他嘴里。

  

  “我也不想第一部综艺就拍变胖记录,可是我不敢。”凯亚躲在卧室喝着黑米粥,今天迪卢克出去参加电影发布会了,但是他的管家依旧送来了中饭,松鼠桂鱼的香甜气馋的凯亚和安柏在客厅待不下去。

  

  “不行,我待会亲自和迪卢克老爷说。你真的不能再吃了。他送来的餐热量都太高了!”安柏也很怕迪卢克,但是为了把凯亚拐上岸,安柏无所畏惧。

  

  他送来的餐也太好吃了,凯亚心里默默想,感觉嘴里的粥变得更寡淡了点。

  

  迪卢克晚上将近十点才到家,凯亚正瘫在沙发上敷面膜,电视上随便放着一档益智类智勇闯关节目。

  

  节目本身相当平庸,老一套的偏门问题和普普通通的主持人和名牌大学的学生。可是今天这档节目不知从哪顺了东风,请来了鼎鼎有名的钟导——钟离当嘉宾。

  

  钟离为人低调,导完片子连宣发会都不乐意参加,网上钟离的图都是各家站姐拍到的路透。

  

  迪卢克坐到凯亚旁边,瞄了一眼电视:“钟离?”

  

  凯亚敷着面膜不好说话,从嗓子里嗯了一声回给迪卢克。

  

  “大概是为了他那个至冬的小男朋友。”迪卢克扔下一句重磅炸弹,从沙发上站起来打算去洗漱。

  

  “???”凯亚从沙发上弹起来,面膜掉了一半,他无暇顾及他敷了一半的面膜,八卦之心熊熊燃起。凯亚一把拽住迪卢克的手腕迫不及待地问:

  

  “你说什么?钟离有男朋友?”

  

  电视上刚好在介绍下一个参赛的选手,来自至冬理工大学的达达利亚,同时也是至冬已经出道的男女混合团体“愚人众”中的一员,粉丝爱称「公子」达达利亚。

  

  迪卢克挑起一边眉毛,声音低沉:“你很在乎钟离有男朋友?”

  

  “好奇嘛,那个最有名的神秘导演居然是gay。”凯亚扒拉下面膜扔进垃圾桶,一脸兴奋地拉着迪卢克指着电视上的达达利亚“是不是他啊?刚主持人介绍他是至冬人。”

  

  “好像是,我只见过照片。”迪卢克回想了一下钟离屏保上那个男孩,好像也是橘色头发。

  

  “哇喔,听到个大八卦。”明天可以一起和安柏快乐吃大瓜。凯亚想不愧是恋爱综艺,他来这档综艺不到半个月听到两个大八卦,影帝迪卢克和温迪,最神秘的名导钟离和他的至冬男朋友。

  

  “你很喜欢听这种事情?”迪卢克看着凯亚握住的手腕,凯亚的手心里还有点面膜精华,有点粘粘的。

  

  “也没有,不过你愿意多讲点,我愿意听。”凯亚盘算着他是不是可以开个营销号当副业,听说营销号赚得也不少。

  

  “我可不白讲。”迪卢克反握住凯亚的手腕,俯下身望着凯亚,距离拉近至凯亚能闻到迪卢克的鼻息。

  

  凯亚看着迪卢克的脸突然凑近,心跳忽得漏了一拍。什么八卦他已经不想了,凯亚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影子印在迪卢克鸽子血般的红瞳里,瞬间感觉自己好像已经被灼烧了。

  

  “那你想要什么?”凯亚的声音很轻,口中呼出的热气刚好喷在迪卢克下巴处。

  

  迪卢克放下凯亚的手起身向洗浴室走去,留下一句你看着给。

  

  迪卢克反锁住洗浴室的门,镜子中绯红的脸颊暴露了他胸腔中炽热而猛烈的心跳,迪卢克后知后觉捂住下巴,上面还残留着凯亚呼吸的热气。

  

  冷水接触到还在发烫的皮肤,激得迪卢克一哆嗦。他迫切需要外界的镇静来冷却自己,他的脑中无限重映着刚才兴致盎然的凯亚,虽然不是为他雀跃,但迪卢克还是不可控的高兴。

  

  凯亚正在洗浴室门口等着迪卢克出来,他心中已经盘算好了用什么来换取他副业的资源。

  

  迪卢克打开门看到一脸期待等着自己的凯亚,怔怔地想,为什么自己之前不多听点小道消息。迪卢克是在一次酒桌上无意间看到钟离的手机屏保,钟离没有半点遮拦地告诉迪卢克这是他的男朋友,是个有趣的至冬小伙。

  

  迪卢克不是八卦的人,他从来不关心身边人恋爱约/炮,他只会当个正义的蒙德市民举报制裁偷税漏税违法乱纪的人。迪卢克合作过不少大腕名导,脑中知道的八卦可能还没有凯亚了解的多。

  

  迪卢克心中迅速编排着自己熟知的人,思考着要不要造谣几个,首当其冲想到的就是温迪,那个没节操的酒鬼干什么都不违和。

  

  “有什么事吗?”迪卢克表面镇静,大脑中正在翻江倒海地疯狂造谣捏造。

  

  “帮你护肤怎么样?”凯亚举起手中乳液和精华示意,他帮迪卢克收拾行李的时候注意到了,影帝没什么护肤品,估计是直接去美容院保养。

  

  凯亚对自己的手艺还是很自信的,他很善谈,用现在的网络红词来说就是社交牛逼症。他热衷于与每一个化妆师交流上妆小技巧和护肤知识,甚至向美容师讨教过如何按摩。

  

  “我很专业的,你放心,不会让你第二天过敏爆皮。”

  

  迪卢克不懂什么叫爆皮,他从来不护肤,唯一的护肤大概是化妆前化妆师给他涂妆前乳。迪卢克想自己除了酒量差以外没什么过敏的,于是点了点头同意了。

  

  凯亚拉着迪卢克躺在床尾,方便他操作。迪卢克有些紧绷,他以为会像是平时上妆那样坐着。

  

  凯亚熟练地把乳液在掌心揉搓均匀,双手覆在迪卢克的下巴处开始往脸颊推。“放松点,把我当平常的美容师就好。”

  

  迪卢克尝试把凯亚当成平常剧组配给他的化妆师,可是他做不到,凯亚的手心揉搓过他的面颊,指尖轻盈地按揉着他的下颚和太阳穴。属于凯亚的气味萦绕着迪卢克的鼻尖,他实在没办法把凯亚当成别人。

  

  “你想听什么?”迪卢克决定用谈话来转移注意力,好让精神放松一下。

  

  “嗯……”凯亚思考了一会,“钟离什么时候和他男朋友好的?”

  

  “这么喜欢钟离啊。”迪卢克的话听起来一股酸味。

  

  “还好还好,就是他太神秘了嘛。”凯亚又补充了一点,“他还很帅,偷拍的都很帅。”

  

  “哦。”迪卢克声音闷闷的,“去年八月份前。”

  

  “你也很帅。”凯亚听迪卢克兴致有点不高的样子,秉持着巴结老板的想法夸了迪卢克一句。

  

  迪卢克轻笑了一声,未免也太过刻意的讨好。迪卢克暗自笃定,凯亚还是更喜欢他一点。

  

  凯亚逐渐察觉到迪卢克性格趋向猫咪,逆毛撸会不高兴炸毛,顺毛撸越撸越欢。就像刚才的夸奖,虽然面子上板着一张脸,可是心里无比受用。

  

  “那你呢?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凯亚假装漫不经心道,迪卢克喜欢谁他心里门清,这会儿能打探好了回头去温迪那好撮合。

  

  迪卢克倒吸一口气,被他以为的突如其来的直球砸懵了。这么直接吗,原来护肤是藏着这种小心思的吗?

  

  “嗯……”迪卢克故作深沉,打算给凯亚一点小暗示。“我喜欢的人……也是个男的。”

  

  “参加这个节目遇到他,我很高兴。”

  

  卧槽,那记者说得是真的。凯亚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实话套出来了,他肚子里准备了好几个类似的话题,这下省了不少时间。

  

  “他应该也很喜欢你。”凯亚发挥他十级社交技能说着巧话讨好着迪卢克。

  

  “嗯,我感觉到了。”迪卢克觉得他的暗示传达到了,放松了不少。

  

  这么自信吗?凯亚感叹,不过说来也是,都说温迪导演是摸鱼大王,能不跑现场绝对不跑现场,必须要跑的现场也十有八九见不到人。能大清早跑过来专门送个任务卡,想必是专门来看看迪卢克。

  

  凯亚觉得他的任务很轻松,抱上迪卢克大腿的日子不远了,不就是捅破一层窗户纸。没准他还能格外受到迪卢克青睐,毕竟他可算是半个丘比特。

  

  “安柏说温迪专门给我们租了个舞室练舞,明天要去舞室录影。”凯亚撕开面膜纸,给迪卢克贴上面膜。

  

  “不能说话,不然面膜会掉。”迪卢克正要张嘴回复:经纪人也给他通知到了,还找了舞蹈老师。听到凯亚出声制止,闭上嘴点了点头。

  

  “温迪导演也会来看吧,安柏说在舞室会有摄像组录像。”凯亚趴在迪卢克床边,头枕着胳膊,盯着迪卢克的侧脸。脸真的挺帅的,皮肤也好好。凯亚心想,温迪导演真是幸运。

  

  迪卢克听到温迪要来一个头两个大,听凯亚的语气还带着一点期待,又不忍心扫了凯亚的兴,于是迪卢克默默嗯了一声。

  

  凯亚心里非常有谱,这一切和他想的一样,果然迪卢克很期待明天能见到心上人。

  

  当天晚上凯亚躺在床上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明日就是他丘比特上岗第一天,他掏出手机给安柏发了条消息。

  

  “宝,我事业的辉煌明天就要来了!”

  

  ———————————————————

  

  

  


  

  

  

  安柏:?你怎么还不睡,小心明天黑眼圈遮不掉!

  

  

  

  

  

评论 ( 26 )
热度 ( 688 )
  1. 共2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