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耽换头文学爱好者。

© 语乱言胡
Powered by LOFTER

【枭羽】凯亚说他的上岸之旅好难(3)

  娱乐圈paro,影帝x十八线糊咖,ooc预警

  

  

  

  

  

  迪卢克迷迷糊糊地睡到了第二天清晨,是凯亚敲门叫他起床。今天是正式录制的第一天,节目组会过来给他们拍一个片头和介绍。

  

  迪卢克一头红色长卷发毛毛躁躁地,像个炸毛炸成团子的红色猫咪。凯亚憋住笑向迪卢克说早安,心里感慨原来影帝早上起床的头发也是会炸的啊。

  

  凯亚没几个圈内朋友,他接广告的路子太偏了,回回都是solo没有搭档。安柏吸取了第一单广告的教训,不轻易给凯亚接剧,导致凯亚入行两年多还没进过组,除了硬着头皮刷脸的电影节除此之外没在别的地方见过明星。

  

  迪卢克看着凯亚努力压住却还是微微上扬的嘴角,原来早上见到他就这么开心吗?迪卢克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他从没恋爱过,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样的喜欢。

 

  “待会节目组会过来拍一些内容。”凯亚想起宣传会那天节目组让他抽的字条,开始有点期待会是什么内容。

  

  “嗯,我知道了。”迪卢克以良好的职业素养控制住了自己脸部的肌肉,脸不红心很跳。

  

  “我的经纪人给我带了一些早餐,你要不要吃?”早上安柏来了一趟,凯亚说迪卢克还睡着,安柏把吃的递给凯亚门都没进就迅速地溜了。

  

  迪卢克点头,其实艾德琳也会安排人送饭过来,但迪卢克一想到这个人可能暗恋自己,就开不了口拒绝,好像拒绝了就会有种罪恶感。

  

  迪卢克洗漱完后坐在餐桌前,凯亚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你平时的头发也像这样吗?”像这样和猫咪一样可爱,后半句凯亚没敢说出口。迪卢克简单地扎了一个低马尾,过多的发量和蓬松的发质让迪卢克看上去还是很像一只红色的猫猫,只不过没有先前那么炸了。

  

  “很奇怪吗?”迪卢克歪了歪头,他平日的头发就是这样,要是拍电影就等着专业的妆发师来打理,不拍电影就这么着了。

  

  “嗯……”凯亚正在斟酌用词,也不奇怪,就是显得很可爱,和影帝平时给人的印象不同,“不奇怪,不过要是不介意我待会替你重新梳一下。”凯亚带的行李很全,发胶发蜡定型喷雾一应俱全,再卷的毛都能服帖。

  

  凯亚接的广告都是不太穿衣服很秀身材的那种,平时体型管理非常严,安柏给他送的早餐是白煮蛋配紫薯,连点沙拉酱都没有。

  

  迪卢克有点吃不下去,他平时都是随剧组吃盒饭的,虽然不好吃也不至于寡淡成这个样子。他看了凯亚的简历,知道凯亚除了广告没别的工作了,可他没想到凯亚居然窘迫成这样。

  

  “那就麻烦你了。”迪卢克倒是不怎么在意他的发型,平日里他都是这样,要上镜自有妆发师替他打理,没有也无所谓。比起发型他比较在意凯亚平日就吃这个?也太没营养了。迪卢克掏出手机给艾德琳发消息,让她准备两份营养充分的早餐送过来。

  

  凯亚的早餐份量很少,几口就吃完进房给迪卢克拿定型喷雾和梳子去了。迪卢克默默咽下一颗水煮蛋,望着凯亚消瘦的背影,心里一阵酸涩,随即发消息让艾德琳多准备点。

  

  凯亚的经济谈不上窘迫,只是请不起助理和太好的妆发师,安柏只带他一个艺人索性也就包了一部分助理的活,化妆和发型就由凯亚自己完成了。

  

  迪卢克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任由凯亚摆弄他的头发,凯亚纤细的手指摩挲着红色的发丝,手掌轻轻从头顶抚过,手心的发胶让迪卢克毛燥的头发服帖了不少。

  

  迪卢克想起璃月有种结发的习俗,是拍电影的时候钟离导演讲给他的,钟离说在璃月结发为夫妻,把配偶的头发各拔下一根缠绕在一起,绑在房梁上,表示夫妻恩爱,永不分离。或许凯亚只是借替他整理头发为借口想偷偷取走他一根落发?

  

  迪卢克的幻想让他整个身体都柔软下来,凯亚感觉迪卢克没有之前那么紧绷了,便不再那么小心翼翼,偷偷撸了两把迪卢克头顶。

  

  “好了。”凯亚重新替迪卢克扎好马尾,用手拂去迪卢克肩头的落发。迪卢克想,他一定偷偷藏了好几根。

  

  门铃的响声结束了迪卢克的脑补,温迪带着他的节目组来了。

  

  “早上好,两位,吃过早饭了没~”温迪心情很好,他早上第一个就冲向了迪卢克这组。迪卢克像以往一样冷着脸没有理温迪,凯亚很友好地向温迪打招呼。

  

  “早安,工作辛苦了。”

  

  “不幸苦,不幸苦。”温迪心里暗想,看乐子一点都不辛苦。

  

  迪卢克看见温迪感觉手痒,新仇旧账加在一起他很像狠狠地揍一顿温迪。“没事赶紧走,我没时间陪你聊天。”

  

  凯亚还记着发布会那天听的八卦,没想到迪卢克看起来成熟稳重,谈恋爱水平居然还停留在小学水平。见到喜欢的人不坦率成这样,凯亚觉得他凑对kpi压力好重。

  

  “别这样嘛,我们还正在拍摄呢,”温迪示意摄影给迪卢克拍个近景特写,脸很臭,但还是很帅,温迪感觉已经听到了迪卢克粉丝的鸡叫。

  

  “温迪导演是要给我们什么任务吗?”凯亚补了一点综艺,虽然不能完全掌握综艺的套路,但基本流程还是知道一二。

  

  “凯亚你还记得你那天抽字条的环节吗?我们现在要来公布你抽到什么了。”温迪眨眨眼,一副很期待的样子。

  

  凯亚不了解温迪,还不知道温迪的鬼点子有多少。迪卢克看到温迪的样子已经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了,上次他看到温迪冲他眨眼,就是他签这个综艺合同的上一刻。

  

  “哦?我抽到了什么有趣的字条吗?”凯亚也很好奇,节目组说由他抽出一张惩罚迪卢克的字条,他要看看这节目组要怎么整影帝。

  

  “非常有趣!”温迪都要忍不住欢呼了,“凯亚你抽中的是你和迪卢克两个人一起跳trouble maker。”

  

  “什么?”凯亚的笑容有一丝凝固,不是说抽字条让迪卢克做吗,怎么把自己搭进去了。

  

  “那是什么?”迪卢克没看过trouble maker,但他从温迪的表情上就能判断出绝不是什么好事。

  

  “双人舞而已,不难的。”一旁的编导上前递给迪卢克一个平板,上面正是舞蹈视频。

  

  “期限一周,怎么样?”温迪看到迪卢克正在认真地看舞蹈视频,浑身上下散发着欢乐的气息,他迫不及待要看跳trouble maker的迪卢克了。“一周后我们要拍外景,到时候我们会搭棚,在棚里录。”

  

  迪卢克不想说话,他签了合同,无权无理由反对节目组的拍摄安排。凯亚原来练过舞蹈,跳舞对他来说不难。节目组录完这段就走了,好像只是专门来通知迪卢克跳舞。

  

  “哇,没想到温迪这么来事啊。”凯亚有模有样地坐在沙发上,摄像头的红点很清晰。

  

  “他就是那种人。”迪卢克开始看第二遍了,他只学过交际华尔兹,完全不了解韩舞。

  

  “光看那个没用,得去舞蹈室学动作。”凯亚跳过trouble maker,他感觉自己问题不大。

  

  “你要跳男步还是女步?”迪卢克转过头问他。

  

  凯亚一瞬间宕机了,他之前跳的肯定是男方part,可这次搭档是迪卢克,他用不能让迪卢克跳女方part,温迪有这个胆子,他可没有。他还指望迪卢克节目后能提携一下他。

  

  凯亚觉得自己问题很大,他要开始学女团舞了。

  

  “女……女步吧。”凯亚嘴角有些抽搐。

  

  这时门铃又响了,是埃泽送早餐来了。

  

  早餐是新鲜出炉的班尼迪克蛋,软糯流沙的蛋黄盖着培根淋在马芬蛋糕上,配着上等英国红茶端上了桌子。凯亚脸上一片平静心里目瞪口呆,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刚才他请迪卢克吃早饭是不是有点掉价?

  

  “过来吃饭。”桌子上有两杯红茶,两份班尼迪克蛋。

  

  凯亚受宠若惊没想到迪卢克还让人准备了两份,煎得焦热的培根的香气让凯亚咽了口水,果然卡路里就是香。

  

  凯亚想那就当再加一顿安慰餐,拂了影帝面子多不好。莱艮芬德家主厨的料理水平堪比米其林三星,凯亚吃得很开心。

  

  看着一份蛋就把凯亚吃得很幸福的样子,迪卢克又心疼又欣慰,心疼孩子之前肯定吃了不少苦,不然不至于一个班尼迪克蛋吃成这样;欣慰的是,有他在,凯亚以后不用在吃水煮蛋配紫薯了。

  

  中午时安柏和埃泽撞上了,一边是没有任何味道的鸡胸沙拉,一边是勃艮第红酒炖牛肉。凯亚闻着酒香就要醉了,看都没看安柏一眼。

  

  安柏惊叹不亏是有钱人,押着凯亚吃沙拉,正在拍综艺的时候身材走形就不好了。迪卢克皱眉盯着安柏,这就是凯亚经纪人吗?早上只给凯亚吃紫薯水煮蛋,中午只给点鸡胸肉和生菜?

  

  迪卢克起身把凯亚从安柏手下拉走按到餐桌边,安柏害怕极了,影帝和她抢人,她不敢吭声。

  

  凯亚闻着勃艮第的香气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迪卢克从来没想过看人吃饭也会让他感到喜悦,他愿意看凯亚吃东西吃得很香的样子,他也想看。

  

  埃泽很贴心地也给端了安柏一份,安柏一边咬着牛肉一边想,她不理解,但是没关系。


  

  

  

  

  


  

  

  

  

  

评论 ( 21 )
热度 ( 660 )
  1. 共1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